300万韩元相当于多少人民币(韩国现在狗最爽)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听说,今天的韩国大街上,狗比孩子多。

韩国KB金融控股经营研究所2021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2020年底,韩国约有1448万人(604万个家庭)饲养宠物,相当于全国超四分之一的人与宠物一起生活。

疫情期间,韩国宠物经济市场更是发展到约合人民币195亿元之规模。平均居家时间的拉长、独居人数总量增加,越来越多韩国人开始把宠物视为家庭成员,而非仅仅是动物。

这也催生了将“宠物(Pet)”一词与“经济(Economy)”“家人(family)”等词语结合起来的新名词,诸如“宠物经济(Petconomy)”“宠物家人(petfam)”等等。

从整体数据看,作为宠物的狗变多了,孩子少了,也是事实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狗狗与我的十个约定》剧照

今年2月,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2年,韩国生育率降至0.78,出生人口数仅有24.9万人,人口自然减少逾12万,连续第三年出生人口少于死亡人口,再次刷新了一直由韩国保持的全球最低生育率纪录。

由于新生儿数量急遽下降,过去4年内,韩国有超过8000所幼儿园被迫倒闭,从2018年末的3.9171万所降至2022年末的3.0923万所。并且随着时间推移,将会愈发变少。

十余年来,韩国政府已经为鼓励生育率投入了225万亿韩元,生育率却依然在垫底的梯队里加速下滑。

英国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David曾作出预警,称也许再过约莫500年,韩国就将成为“全球首个消失的国家”。

对此,韩国人自得其乐地在网络上自嘲:用不着500年,100年就够了。

身旁的“伴侣狗”懒洋洋地哼哧一声,表示赞同,然后翻个身,露出美容后光洁爽亮的肚皮,陪主人一起继续躺平。

狗狗,从汤锅到被窝

一个略显惊悚的对比:目前韩国最受欢迎的宠物——占比75%的狗——曾经其实一度是韩国人餐桌上的食物。

在韩国贫乏的年代,用狗肉丝、蔬菜和调料炖成的热汤被认为是“补身汤”,就像欧洲人吃鹅肝、蜗牛一样正常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韩国料理,狗肉汤

2016年,媒体采访了一位韩国动物权利保护者孔仁英,用他的话来形容,“狗养大之后被买卖,就像卷心菜一样。”

近年来,随着韩国养宠人口增加,生活条件改善,禁食狗肉的倡议愈发激烈。

2021年10月,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,要求相关部门拿出方案,在全国禁止吃狗肉。

狗肉逐渐离开韩国人的餐桌,取而代之的,是作为家庭伴侣出现的“伴侣狗”。

据韩国KB经营研究发布的统计,平均而言,养猫的家庭月均花费为10万韩元,而养宠物狗则每个月则需要在饲料和零食费方面支出约13万韩元,折合人民币680元。

2021年,韩国最大的传媒机构《中央日报》对一些爱宠人士进行了采访。一位24岁的男士表示,自己每个月在宠物狗身上花15万韩元(862元人民币),“最近给它(狗)买了一种售价4万韩元(230元人民币)的红参维生素补品。”

一名女士则称,她家的狗正在吃4种营养补品,并且正在考虑“增加一种欧米伽-3不饱和脂肪酸”。一名25岁的大学生养了一只4岁的比雄犬,每个月要花34万韩元(1955元人民币)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狗狗与我的十个约定》剧照

2019年下半年,韩国新世界集团旗下大型连锁综合超市“易买得”推出了专门针对养宠人的优惠项目,成为会员即可获得宠物相关产品折扣。截至2020年12月,已有逾4万人申请成为该项目的会员。

韩国流通业界的一项统计显示,自从2021年1月到10月,韩国线上和电视购物平台“CJO SHOPPING”的宠物相关商品销售额同比增加45%,同期线上食材销售网站Market Kurly的宠物商品平均订购金额也比前一年高出174%。

韩国人还发明了许多结合物联网与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品辅助“Pet+Techonology”,像什么自动投食机、宠物专用自动玩具。

为保证宠物们的饮食健康,宠物食品(Pet+Food)也开始在韩国市场上占据越来越高份额,不少宠物食品产业都进入了“人类等级(Human Grade)”,在食品科学上指利用人类可食用的材料制作宠物零食或饲料,甚至还有消费者专门聘请“宠物厨师”来制作高级手工饲料和零食,以保证宠物食品的口味和营养。

据韩国电商平台Market Kurly的统计数据,2020年,韩国宠物相关产品销售额同比上涨136%,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不含添加剂的宠物零食。不含食品在内,宠物相关产品2020年销售额也同比涨幅高达707%。

养宠和养孩相似之处其实很多:不仅要保证他们的身体健康,心灵与精神的愉悦也不可放松。

2019年,全球住宿预订服务平台Booking.com进行了一项调查,在全球29个国家及地区的超过2.2万名旅客中,51%的全球旅客和62%的韩国旅客表示,“和宠物一起旅行会更加快乐和享受”。此外,51%的韩国游客表示,“他们在选择旅行目的地会根据‘是否允许携带宠物’来决定”。

以前去大型商场、百货商城,不乏供小孩子玩乐的休闲设施,在中国孩子记忆里也是如此。而在今天的韩国,首尔的现代百货商场直接在楼顶开设占地1300多平方米的宠物乐园,供消费者及其宠物“休闲、放松和娱乐”。其他楼层还有宠物游泳池、宠物SPA(水疗)、宠物健身房、宠物旅馆等设施。

还有宠物金融(Pet+Finance),比如涵盖宠物的疾病、伤害、失窃的宠物保险服务、宠物信托产品等等,为养宠人提供多种金融商品的优惠利率、针对消费模式量身定制专用卡。

若发生主人因死亡或疾病等原因无法照顾的情况下,为新主人提供资金来继续照顾宠物的各类金融投资产品也应运而生。

多家媒体都采访过首尔一名宠物殡葬师姜亨旭,39岁的姜亨旭与妻子养了一只宠物狗,没有子女。

据他陈述,“一对韩国夫妇想要抚养一个孩子,他们必须为孩子的私立学校、补习班等等准备好几十年的资源。但抚养一条狗,他们只需要每个月花费10万韩元(约525人民币)在它身上,并且还可以获得快乐”。

天空的孩子

狗的的日子越来越滋润,孩子却越来越稀缺。二者也许并无直接因果关系,毕竟,实事求是地讲,在任何一个国家,养一个孩子与养一条狗分别所需的时间、精力和金钱,根本不具备可比性。

养育孩子和养狗不一样,不是保证吃喝拉撒足以,“养育”,重在一个“育”字,既然是人,就必须接受教育。

在韩国,养一个孩子究竟需要付出多少?

最大头首先是教育。作为全世界高等教育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,韩国足有逾70%的年轻人接受大学教育,在中国,这个数据最新是2021年的57.8%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阳光姐妹淘》剧照

作为一个同样受儒家传统文化影响的东亚城市,文凭崇拜与升学主义在韩国社会仍占据相当比重。另一个参考数据是复读率。据2020年韩国教育课程评价院统计,韩国54万高考报名总人数中,应届生仅占72%,往届生则达到了惊人的25%。

也就是说,每年参加韩国高考的考生中,差不多四分之一都是复读生。

目前,从各类影视剧、书籍中,你大概也听说过韩国社会流行的“天空(SKY)”“四当五落”等说法。前者指代韩国最顶尖的三所大学,即首尔大学、高丽大学、延世大学,相当于中国的清北复交。

后者则指——睡四个小时可能会考中,五个小时则可能落榜。

这并非危言耸听。

2016年的一部纪录片《学习的背叛》里,一年一度的“修能”,即韩国高考,被比喻为“决定人命运的大型活动,比死刑更残酷,只有少数人能在高考后成为贵族,大多数人都将沦为被害者。”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学习的背叛》剧照

来自普通家庭的初中女生叶媛每天学习十个小时以上,次次考试年级第一,握笔的手指写到抽筋,就用橡皮筋将手与笔绑起来,靠手腕的力量继续写下去,仿佛一台停不下来的机器。

经过废寝忘食的数年学习,叶媛终于碾过同龄人考上了重点高中,却发现自己只能排倒数。

花费的时间是一样的,考试的试卷也是一样的,为什么结果会不一样?

只有一个解释:不同学生接触到的学习资源是不一样的。

韩国的高中分为普通高中、特色高中(类似中国的职高)、特目高中和自律型高中,后两者通常是私立学校。而据2021年12月24日《朝鲜日报》发布的教育统计数据,2021年,韩国高中毕业生的大学升学率为73.7%,但这其中能考入名牌大学得只有2%,并且几乎都来自私立学校。

而韩国首尔开发研究院2020年出具的数据显示,首尔大学里所有录取的学生里,94.9%都来自首尔本地。

学生们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大学校园里,每年愚人节有个风俗:学生们会换上自己的高中校服,不是为了回温校园时光,而是为了一目了然地区分出重点高中和普通高中的学生。

一目了然:要想上一所好大学,就需要进入好的私立高中,要想考入竞争激烈的好高中,就必须从小学就开始超越同龄人。

韩剧《天空之城》刻画了一座集齐名校父母的上流居所城堡,剧中,一个孩子光补习费就要花费每月约1500万左右人民币。而即便是坐拥顶尖资源的家庭,要想把孩子们送入名校,也必须挤破脑袋,勾心斗角,无所不用其极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天空之城》剧照

同样的年龄,同样的目标,中间却隔着阶级、资源与渠道的千沟万壑。

补习班,成为填补这道空隙的重要存在。

据韩国2021年教育部公布的数据,小初高学生课外辅导参与率为75.5%,平均课外辅导费为每月48.5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2600元)。

2017年的韩国纪录片《课外教育悖论》里提到,大多数韩国家庭在孩子身上的补习班花费每个月超过100万韩元,有的甚至超过了300万韩元(约合17000元人民币)。

多年前,韩国政府也出台过打击补习班的“减负”政策,但收效甚微,反而导致课外补习班有取代课内教学进度的趋势。

首尔江南区大峙洞有一条著名的“韩国最高端补习班”街,仅这条街上的补习班加起来就有一千多家。不少家长为给孩子争得一个名额,还需要通宵排队抢位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疫情刚刚爆发没多久的2020年3月,全球有8.5亿学生处于停课状态,但据韩国KBS电台报道,当时,首尔市瑞草区已有81个补习班开课,光州市则仅有650处补习班处于停课状态,占据当地总补习班数的13.7%。

与其问考上了“SKY又怎样”,不如问“考不上SKY会怎样”?

英国驻韩记者丹尼尔·图德在著于2015年的《太极虎韩国:一个不可能的国家》里写到:作为全球拥有学历比例最高的国家,韩国25-34岁青年的整体学历偏高,98%人口都拥有大学专科或本科学历——如此,大公司普遍对额外技能的条件加码,比如英文考试分数。

而作为由财阀支撑经济命脉的国家,在韩国,仅三星、现代、SK、LG、韩华集团、乐天六大财阀年营收就占全国年度GDP超60%比重,排名前30的财阀资产总规模占GDP的95%左右,这些大企业,自然同时也包揽了大部分面向年轻人的就业机会。

朴槿惠刚上台时曾做出过“雇佣率70%”的承诺,但青年失业率不降反增,且随后不久,崔顺实之女走关系,绕开“变态高考”直接进入门派大学的新闻就被曝光。

渠道的挤压、阶层的打压,重重消耗着韩国青年对未来的信心。

地下室的成年人

家境贫困的女孩素熙即将从大学毕业,被班主任介绍到了一家通信公司客服部实习,每天在密集的格子工位上一刻不停地做分拣呼叫,时常面对客户的刁难和凌辱。在这里,每个人都宛如机器,面无表情,压抑沉闷。到了月底,素熙还被公司用阴阳合同克扣了一半工资,应得八千,到手四千。

一天,素熙的组长实在忍受不住巨大压力,选择了自杀。而他的死亡,仅给公司带来对劳动力缺失的焦虑,紧接着,领导就招来下一个新人,开始下一轮高速的工作运转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下一个素熙》剧照

人已经不仅是螺丝钉,而是可有可无的、被抽离生命的非实体。

这是上个月在韩国上映的现实题材电影——被称作“职场恐怖片”的《下一个素熙》。众所周知,韩国人最擅长将现实问题拍成影视剧,不论是这一部对职场人困境的刻画,还是几年前呈现家庭主妇困境的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在真实的韩国社会中,素熙和金智英,占据中青年群体里的大多数。

近年来,韩国影视对本土种种现实困境穷追不舍。从2021年的奥斯卡获奖电影《寄生虫》,到《窥探》《模范出租车》等悬疑题材,包括《鱿鱼游戏》等充满科幻意味的惊悚剧,展现普通人无望的挣扎,无休止的内卷和压力,公权力的腐败和不作为……

尤其是对阶级固化的刻画与讽刺,韩国可以说已炉火纯青。就像《寄生虫》里的地下室与豪宅,《黑暗荣耀》里的饭团与和牛,《鱿鱼游戏》里的图案形状,都是阶级矛盾的显影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寄生虫》剧照

据韩国国税厅向国会提交的资料,2021年,韩国上游0.1%群体的年收入是收入下游20%群体的1400倍,上游0.1%群体的9399人,平均年收入为33.3317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1753万元),占韩国全体国民人口收入的10.4%;收入下游20%群体约有186万人,他们的人均年收入为238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.25万元)。
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不用说养孩子了,一个普通韩国年轻人要把自己养活,已经是不容易的任务。

据韩国国民银行(KB Kookmin)数据,2021年,每个韩国家庭每年平均要背负占据全家12.8年收入的房贷,而在2014年,这个数值还仅为8.8年。

作为OECD36国中平均工作时长最长的国家,韩国早在2011年就以平均每年2136小时的工作时长名列前茅;而现在,韩国人工作时长比OECD国家的平均时长1716个小时还高出了199个小时。

在今天的韩国社会,无数没有背景、缺乏资历的普通年轻人,正被动地前赴后继成为“下一个素熙”,家庭里,缺乏就业机会、承担着巨大育儿压力的妈妈们,也都是每一个“金智英”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剧照

据韩国统计厅3月20日发布的数据,在韩国2月的非经济活动人口中,选择“休息”的15岁至29岁青年层高达50万人,规模为2003年1月开始统计以来最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里的“休息”并不是摩擦性失业的过渡期,而是主观意义上的躺平和不想工作。

实际上,韩国人的平均收入整体而言是在持续上涨的。据韩国央行发布的数据,2022年,韩国人均国民总收入同比增加4.3%,折合人民币约月薪1.85万元。

但与此同时,过去5年,韩国房价整体上涨了80%。首尔平均住宅价格达到12.4亿韩元(约为人民币652万元),是全球房价最高的区域之一。

前段时间吸毒被捕的韩国演员刘亚仁,曾主演过一部李沧东导演、改编自村上春树原著的电影《燃烧》,故事移植到了韩国社会更内在的阶级矛盾,以一种消解叙事的手法,用“烧毁大棚”这样的意象,表达底层青年们对自身阶级窘境的无力。

韩国现在狗最爽

《燃烧》剧照

小说内核承袭的福克纳在《烧马棚》里,借用十岁少年沙多里斯的话道:“他这点年纪实在无足轻重,索性再轻一些倒也可以遵命飞离人世。可偏偏飞又飞不起,说重又不重,不能在人世牢牢地站定脚跟,更谈不上起而反抗,去扭转人世间事情的发展了。”

在不适合动物生存的空间里,动物会自动降低求生欲和战斗意志,也会减少繁殖。

人类同理。当一个社会的运转越来越违反人的本性,“人”的存在意志也会越来越弱。

文中配图来源于网络

作者 | 路迟

编辑 | 苏米

新媒体编辑 | 吴擎

排版 | 泽伟

发布于 2023-07-25 16:07:06
收藏
分享
海报
2025
上一篇:600196复星医药雪球(亏损15亿的药师帮上市) 下一篇:2363(捡到别人手机微信转账盗走2363元 盗贼自以为很聪明)
目录

    忘记密码?

    图形验证码